主页>园区电脑 >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2020-07-16 | 文章出自:
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曾丽瑜(Lilian)(黄志东摄)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开班教刺绣——法式刺绣面布在下,针在布上绣,花在布下走。Lilian说当上刺绣导师的收穫,是意外地凝聚了一班学生,为Studio带来一份工房的氛围。(黄志东摄)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手作元素——YLY的第一个系列叫Project A,其中的手作元素是锁链针步。(受访者提供)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穿珠帮手——法式刺绣工具犹如法国人一样贪靓,这个像极木头小磨器的珠仔盘,又靓又会转,自动把珠仔推进长针,一拉就是一串珠仔。(朱一心摄)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立体刺绣——这幺美的立体图案,原来只是绣布的背面,法式刺绣是反向刺绣,底面都乾净企理。(黄志东摄)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曾丽瑜赴法国学手艺 刺绣结合时尚 一针一线忘忧

3年前,她放下首席时装设计师的工作,远走高飞,却不是远走放空或30岁前高飞环游世界,而是去法国当刺绣学生和实习生。刺绣?没错,在香港犹如大自然濒危物种那样稀有!她是曾丽瑜——时装设计师及刺绣导师。她娓娓道来现代女子的刺绣故事……潇洒走法国,快乐回香港,开创手艺与时尚的时装设计工作室。

去年,曾丽瑜(Lilian)和旧同学兼旧同事时装设计师许业朗,一起开创了YLY Studio,YL是业朗,LY是丽瑜。但这个本地时装品牌和一贯的很不同,他们会绣花,也会编织和探索衣服的传统手艺,所以他们的时装系列不是跟着地球转,而是跟着他们的手艺转。

他们的工作室在黄竹坑工业区,地点听起来有点偏,但其实出了港铁站过一条马路绕一条小街,就到一座毫不像工厦叫W50的新颖建筑。「 我初时也担心,工作室在黄竹坑,会否有人嫌远不来上刺绣班?」YLY地方约三四百平方呎,每周都有刺绣班,俨如一个小小刺绣工房,Lilian当导师,学生大概要上5天课才可完成一件作品。这天,Lilian在工作室一边做法式刺绣,一边跟记者说:「后来发觉想学的人是不怕远的,来的不仅有OL,还有法医、护士、教师……几多岁?老少也有。真是什幺人也有。」

就是没有大叔吧?「有!我在法国上刺绣课时,就有同学是个叔叔,也有画家,还有很多年轻人。欧洲对刺绣的概念很不同,他们有刺绣师的职业,但在香港,若你说是做刺绣的,人家就叫你刺绣姐姐(师傅或工人)。」说实话,刺绣(不计十字绣)实在与香港久违了,亦难以找到传授或设计刺绣的手艺工房。对比香港,法国大叔又为何跑到刺绣学院上法式刺绣呢?

Lilian和「叔叔」同班学习的刺绣工房,是闻名国际有百多年历史的Ecole Lesage。前往一家工艺和视野都棒的刺绣学校学习,是Lilian多年的梦想,这个时装设计师出身的刺绣学生,在毕业后还寄出大堆信件,寻找实习机会。Lilian初时想,机会是否太渺茫?法国有名的刺绣工房都把实习位留给本地人吧!怎幺会给一个香港人?后来,位于里昂的高级订製工房Elisabeth Gasbarre Roulleau回覆了她,她在那刺绣工房当了数月实习生,无收入,只是每天来来回回做着高级刺绣。

为学艺每天走数小时路

Lilian和一些留学生不同,出发前,她一边要给爸妈家用,她是3姊妹中的大姊,另一边要储蓄学费。「在法国,我和一起来学法文的香港朋友,每天限定自己只花10欧元,但若果我们每天坐车早上去学法文,下午去刺绣学校,就会用掉五六欧元……」于是,刺绣姑娘每天走路去两个地方,苦心学艺,一天走上数小时路。

成为刺绣老师其实也如梦似幻。「我是个不爱说很多话的人,真的没法想像自己当老师,现在当上刺绣导师,很开心也很意想不到。」10年前,她还在理大时装设计学系主修针织,就开始对刺绣和衣服的手艺感到好奇,但那时只是探索阶段,到毕业后当上时装设计师,有机会接触演唱会的演出服装,令她对法式刺绣更着迷,到巴黎读刺绣之前,她已买了法式刺绣鈎针学习。

她对刺绣虽然有浓厚兴趣,但当时还未知道路是如何走,是玩玩算数?拜师学艺当徒弟?还是放下面前薄有成就的工作,到欧洲进入正统的刺绣学院?她在香港时装设计师Johanna Ho的团队当设计师有五六年,一直很喜欢,曾参与莫文蔚和陈奕迅演唱会服装设计。「工作很好玩,我记得上班第二天就叫我去替客人度身,我话『吓,度身?』入房才发现是莫文蔚。在香港很多大公司都只给你两个星期出一个设计,是好sad的!但在Johanna那裏,会给我们很多时间develop设计,用什幺物料、什幺图案,可能我在她那儿学的东西比大学还要多。」

有份好玩的工,离开去读书,是否很难抉择?「有时,你不知自己会怎样走下去,人总有迷惘时,不要担心迷惘,走着,摸着,你总会找到自己,找到要走的路。」她找过英国的刺绣学院,感到刺绣很美,但较法国传统,而法国刺绣无论在颜色和设计,都有着法国人别具一格的气质。

「刺绣是生活一部分」

Lilian给记者介绍「绣花针」,却不是一般的针,而是鈎,叫luneville,小鈎针在布底把线勾上来形成微细的小圈,锁着绣的花和珠,绣得快很多,有趣的是绣着的一面其实是底,反过来才是完成的作品,所以底面都一样漂亮。「法式刺绣和中式刺绣很不同,中国刺绣着重丝绣,多是花鸟虫鱼,绣得逼真,很细緻也很漂亮;但法式的绣布质料和绣材很广阔,有立体感和视觉层次感,把珠片、水晶、羽毛甚至不同质感的亮片绣进布料。我的叔叔同学,就把螺丝帽绣进布裏,图案很靓。」

那LY和YL又在现代衣服加了什幺手工艺?他们第一个系列叫Project A,玩的手工艺是锁链针步(chain stitch),以不同物料织成交叉锁链索,融入衣服细节,令衣服更有层次感。今年他们的Project B,则玩针织和巴洛克风格。「刺绣除了是漂亮的传统工艺,我和拍档就是想把衣服手艺结合好玩的时装,但刺绣也是一个快乐的手艺,你知道吗,当你一针一针绣时,人会很放鬆……我的叔叔同学,他把螺丝帽绣布钉在一张沙发上。刺绣,对叔叔来说,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这也是Lilian的梦想,梦想香港也有刺绣生活的文化,最好也有刺绣工房。「最好就是大学时装设计课程,也有刺绣课。」或许走着走着,香港真的有刺绣工房,正如现在黄竹坑已有了这片小天地。享受手艺的乐趣,刺绣犹如繁忙生活中的一株忘忧草。

■给香港的话

「自己是三十岁人,才去当学生上刺绣班,如今生活裏很快乐的一件事,是我当上了刺绣老师。想跟年轻人讲,生活总有迷惘的时候,你就走着走着,不要担心迷惘,走着,摸着,你总会找到自己,找到要走的路。」

■Profile曾丽瑜(Lilian)

时装设计师、刺绣师及导师。2017年与香港设计师许业朗(Matt Hui)共同创立YLY Studio,集品牌、衣服手艺及刺绣工作坊于一身,二人均是手艺高手,Lilian主打法式刺绣及绣花,Matt则是打毛线和针绣。计划每一系列设计结合一种服装手艺,希望人们记起衣服与手艺的传统。曾任职香港设计师Johanna Ho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因热爱刺绣,近年放下工作,跑去巴黎Ecole Lesage刺绣学校当学生,获专业高订绣花师资格。喜欢行山和手工艺。在刚过去的中环大馆本地时装音乐汇演「JUXTAPOSED Fashion x Music 2018」之「时装.视觉.展」,YLY为参展设计师之一。展览作品主要以新技术呈现,显示时尚与生活的密不可分。

文:朱一心编辑:廖伟龙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