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当前机器 >游客激增 带旺屋价 古迹区贵店租压垮商家

游客激增 带旺屋价 古迹区贵店租压垮商家

2020-07-22 | 文章出自:
游客激增 带旺屋价 古迹区贵店租压垮商家

贵为世界文化局遗产城的槟城古迹区,在一片兴旺和游客激增下,屋价和租金相应暴涨,使到商家若连天,大叹无奈!

有商家指出,在古迹区的房屋业主只要敢开价,管他是“高”不可测,也不怕租不出去。

小商家被租金吓跑

接受《》访问的商家咸认,槟州政府在促进古迹区的旅游和兴旺确实做了不少工夫,不过却让古迹区内的房屋业主在“情势趋使”你涨我也涨,由早期的1200至1600令吉,涨至今日的3500令吉至4500令吉不等。

最令人吃惊的是,位于兴旺地点或角间的店屋,甚至租价在租约满后被高喊至每月8000令吉。这个天价叫那些小商不知何去何从。

目前古迹区的店屋或民房租金与屋租统制法令宣布废除后高调的价格还要翻数倍,一些小本经营的商家,如传统熟食店在不堪高昂的租金下无奈的纷纷搬离古迹区,另寻地点经营。

据悉,在屋租高企不下,造成业主不会与租户签长约,顶多也只是签3年左右的租约。

虽然屋价高企,产业拥有者不会买出屋子,反之以能够收取高昂租金为要。

吁政府拟策控制涨幅

根据《》探悉,数年前仍可以数十万令吉即购得的房屋,现在都必须以过百万或数百万令吉才可购得。

面对天文数字的屋价和租金,本地商家若要自己在古迹区购屋已近乎不可能,因此,只有外国人可以轻易在槟州本土置业。

例如邻国新加坡在汇率大差距下,要在槟城古迹区买下1所300万令吉的战友前古屋,可说是“轻而易举”。

向本报吐苦水的商家们表达心声,要州政府关注屋价和租金飙涨的窘境,要求政府方面设定指南和制定政策来控制涨幅。

他们说,政府应该设定措施保障本土民众勿让拥有“优势”的外国人占上风。

商家认为政府应设定保障措施,向欲在古迹区购买房屋的外国人征收额外的金额,才不会让区内的房屋最后或成为外国人所拥有。

向外国购屋者收实施的收费,除了可以保障本地人拥有“优势”

外,也可将额外征收的款额用于古迹区的地方的发展和改善用途。

针对屋价和租金飞涨的课题,本报记者特地走访数个商家以了解他们所面对的窘境。

月缴4千只得空屋 为保客源迫续租

喜顺旅游业有限公司旅游顾问李明成表示,目前他所租用的店屋的价格是4000令吉,租金绝不二价且不包维修,租用时只是空屋一所。

他说,为要在原地营业和保存现有客户,租金调高也无可奈何,还是要硬头皮租下去。

“我原本要求业主签署5年的合同,不过屋主却只应允签下3年而已。”

他说,政府须订立指南来控制和强制房屋业主领先指南和措施来调高屋价和租金,不然将造成小商面对买屋无期或租不起店屋的问题。

“外劳商家”落户槟城

他说,以前只有在吉隆坡才出现的“外劳商家”,如今也在逐渐在槟城萌芽和扎根;所以当局应未雨绸缪制止情况延续。

李明成说,政府不让外国人在购置古迹区产业上拥有“优势”,理应有附加额外的征收费用来平衡本地人与外国人差距。他遗憾政府方面没有政策保障本地商家和人民。

商家“排队等空位” 在牛干冬购屋天方夜谭

迪堡快速彩色冲印专店东主黄镇河(51岁)指出,古迹区内的屋价动辄在350万令吉或以上,真要叫小本经营的商人望屋兴叹。

他说,在他经营相馆的牛干冬是古迹区最兴旺的一角,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空屋;只要现有的租户一搬空,就会迅速的有新租户填补。

要买也难获贷款

“目前,中小型商家要在牛干冬购屋已是天方夜谭的事,即使有能力购买,要向银行贷款也是个大问题,因为银行对屋价定为250万至280万令吉。在巨大差距下”要获得银行贷款是不可能的任务。”

他说,屋价和租金的提高,导致商人的资金也翻倍,而古迹的维修花费也是颇为昂贵。

他表示,依据目前的房价和房租情况,在古迹区不断涌现的是集团式的经营方式,似乎是集团匿报经营才能够生存,这也造成年轻人要创业难。

黄镇河补充,由于古迹区的国内外游客不断增加,使到客源不断的增加,牛干冬的店屋经营发展趋势和方式现今朝向提供中廉价住宿为多。

他指出,屋价和租金的飙升肯定会转移到客户身上,无需等到消费税的实施,通胀所形成的压力已被商家直接的加诸在客户身上。

业主涨租70% 航宇假期另觅地点

航宇假期有限公司东主孙德安指出,目前其店屋的租金为2300令吉,不过其业主会在下个月期满时把租金调涨到3500令吉,涨幅约60%至70%。

他说,在屋价飞涨和难以负担下,目前他已经物色其他地点的店屋,寻求新地点营业。

业主漫天开价

他说,目前面对网上订购旅游配套的激烈竞争下,旅游代理的生意已经是利润剧降,现今又要面对昂贵的租金,处境更是难上加难。

他表示,在古迹区屋价节节上涨的情况下,业主都会依据本身所处的有利地点和兴旺情况漫天开价,高昂和惊人的租金叫商家难以负担。

“在生意面对网上竞争,又蒙受最低薪金制实行后,商家负担已经是百上加斤;若再加上明年实施的消费税的重重冲击定会对商家和顾客造成影响,生意将越来越难做。”

孙德安认为,政府必须要有措施控制屋价和租金的涨幅,以免小商受到极度的冲击。

因此,他建议政府应该督促租金的涨幅在于10%至20%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