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当前机器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2020-06-06 | 文章出自: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Ada Pat 刺绣生活之间  欧洲传统衣饰工坊背后 Mét

「艺术不分国界,更无你我,唯有承传,才是融入每个匠人骨血的精神。」

— Karl Lagerfeld

Lemarié 山茶花及羽饰工坊是高级手工坊系列 Metiers d'art  其中一个历史悠久的工坊之一。 百多年的历史,已经为许多时装大品牌的成衣和高订系列作不同类别的点缀和创作。各种各样的羽饰包括孔雀毛,珍贵的天鹅毛等,一贯以来的做法依然是用人手染色,裁剪和黏贴,创造出各种美丽精緻的羽饰作品。

Andreé Lemarié 60年代始为Chanel製作山茶花

上世纪60 年代,在香奈儿女士的邀请下,现有的继承人 Andreé Lemarié  开始为Chanel 製作运用在衣服,鞋履等的经典山茶花。山茶花的仔细程度非我们肉眼能看到,每一个花朵至少要由16片花瓣构成,每一块的製作也是用加热的压花铁鎚均匀地把布料压製成一片片栩栩如生的形状。作为法国的龙头羽饰工坊,每年 Lemarié 为Chanel 提供20000朵山茶花,大大小小的形状,还会有不同的面料,例如Tweed 斜纹软呢,绸缎、 皮草、PVC 等。

相关文章

历四代人的羽饰工坊—La Maison Legeron

今天我想介绍的另一个羽饰工坊是法国巴黎其中一个知名的独立工坊La Maison Legeron。当年我在巴黎学习法式刺绣时,有幸参观了Mr Legeron 的工坊,令我大开眼界。他已经是第四代的掌舵人,从1880年开始Legeron 的家族便开始做自己的羽饰生意, 一直以来Legeron 也为绝多的时装大品牌提供Ready to wear 的手工製作立体花饰。不单止是为Chanel 製作的山茶花,其他生动立体的花饰会出现在成衣, 结婚饰物、帽饰、鞋履等。与Mr. Legeron 倾谈时,他风趣幽默,笑说在妈妈的肚子里已经开始做手工丝花。

慢活巴黎 细选羽饰丝花

在巴黎第二区,转入了一个小巷子里,彷彿到了另外一个精緻慢活的世界:这里的设备不多但精要,大大小小布料的染色、压花、手工定型设计等,全部是由不超过10位的工匠合力分工。由于全部是人手製造,所以生产量绝对有限,很多客户除了时装品牌外, 也开放给世界各地的爱好者,可以在showroom区挑选一些不同形状的丝花和襟花。

概叹手艺断层 仍需坚守

Mr. Legeron 绝对是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他的一双巧手坚持了这门生意多年,羽饰丝花就是他的生命。他慨叹要培育年轻一代来接班并不容易,已经越来越少人对这些耗时的手工艺有兴趣和毅力。确实如此,在世界各地,每一门传统手艺的继承渐渐已经出现了断层,很多已经没落了,感觉有可惜。

在急促的社会节奏中,我选择了一条慢活的手工艺术轨道,一步步把我喜爱的技术学好, 并且一直创作下去。每一种工艺背后的那份精神也不同,我相信当你专心地做好一件事, 那件事必定在某一天会发光发亮。

相关文章

Author Bio:

Ada Pat

香港礼服设计师,刺绣师。 喜欢大自然的鲜豔色彩元素和绿色生活,深信刺绣是一个美丽的媒介,与万物接通,也是一门灵修的艺术。

2016 年Ada 远赴法国巴黎Chanel旗下École LESAGE钻研高级订製之刺绣技巧,并拥有8个级别的高级订製刺绣师资格。

现在一直优雅知性地享受工作,享受她的针线舞台。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