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技术知名 >师无不言.周锦聪:当老百姓晕头转向地跟着改革

师无不言.周锦聪:当老百姓晕头转向地跟着改革

2020-07-08 | 文章出自:

《生死疲劳》是莫言的长篇小说,叙述了1950年到2000年中国农村50年的历史。小说的叙述者,是土地改革时被枪毙的一个地主。他经过跟阎王伸冤后,不断地经历着六道轮回,每次转世为不同的动物,都未离开他的家族和故土。小说正是通过他的眼睛,也就是各种动物的眼睛来观察和体味农村的变革。


莫言的《生死疲劳》,书名源自佛经经典:

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

在书中,人民随着共产党所提倡的政策发展农村,从分田到户的单干以至互助组、农业社,再到人民公社,最后又回到分田到户(责任制)的单干……人民不断地团团转,一次比一次折腾,一个比一个疲劳。

土改时,最折腾的是地主,因为共产党干部领导群众斗地主。“四清”运动,“把所有的干部都折腾了一遍”。其后,大部分干部恢复了官职,可紧接着在“文革”中又成了红卫兵的批斗对象。即使是不受批斗的群众,大都也知道这一轮又一轮的改革是“瞎折腾”,连食堂的员工也苦不堪言:“吃了这顿就不要管下顿,过了今天,就不要管明天,这驴日的岁月,没有几天折腾头了,早折腾完了,早吹灯拔蜡。”

当然,也有人搭上土改的快车,改写命运,比如杨七。杨七在解放前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把家产都败光了,成为赤贫农。时势造英雄,土地改革中,这类赤贫农正是共产党所要的“革命先锋”。原本沦为乞丐的他,从此稳坐治安保卫主任,呼风唤雨,为所欲为,“修理“了很多善良的老百姓。

历史转了一圈,一天,杨七竟然想来败国家的财产了。土改以后,除了全国唯一的单干蓝脸还坚持种庄稼,而且很满意自己的好日子以外,大家伙儿都跟风经商了。从来不是没有真正务农的杨七就总结说:“谁还指望农业吃饭。”他的伙伴黄瞳也说过:“这年头只有笨猪才靠农业吃饭呢!”杨七鼓励村里人贷款做生意,甚至告诉他们:“共产党的钱,不花白不花。赚了,咱想还他们也许不要;赔了,他要咱们没钱。”啊,照他这幺说,天下竟然有白借的钱呢!

当地全民经商的结果,是“昔日的良田里矗立着一座座不中不西的建筑物”,还有“土地锐减、植被破坏、工业污染”等问题也产生了,“高密东北乡地盘上连野兔野鸡也难见踪影”。

但若领导本身其实都是“见风转舵”的大草包,根本没有大方向,老百姓晕头转向地跟着改革又改革,你说,“生死疲劳,从贪欲起”怎幺不是轮回的宿命呢?

曾任华小和国中华文老师、教育部副部长特别事务官。现为师范学院中文讲师。